安溪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安溪 > 文献资料 > 正文
  • 许依华巡视泉属报告
  • ——党的工作情形及对游击队的改造
  • 2015-02-11 来源: 作者:中共安溪县委党史研究室
  • 红军攻陷龙岩、漳州,震动全省。泉属毗邻红军准备向泉推进的当儿,泉属的后方工作及拥护红军的工作是泉属各地的党最重要的任务。市委因为要使这一工作能够充分的注意,派我出发巡视。回来之后,作详细报告如下:

    红军入漳后的情势是给我们很好发动斗争和工作发展很顺利的客观环境,惠北抗捐的斗争虽然失败,可是农民抗捐的情绪仍很高涨,第二次斗争是很可能爆发的。其他各县的群众,因为受红军政治的影响,“红军来了,捐款一切不交陈国辉”,这样农民欢迎红军,不交捐税,是泉属普遍的现象。特别是安溪、永春、惠安的群众对红军的欢迎与希望是十分热烈,真是有箪食壶浆之势(如永春许多乡民和妇人向上天祈祷,希望红军来解放他们)。同时抗捐斗争的自发,也是不断的发生。统治阶级的力量是十分削弱。陈国辉的军队大部分调去同安驻守,只一团留在德化(在同千余人)。其他永春、安溪、惠安、普安、南安、大田等县的[防]务是不够分配的。陈国辉全部的军队只有三团,一团在德化,一团在同安,其余一团防守各县(惠安、安溪、普安各一营),统治阶级的力量已是万分的空虚。在这有利于我们发动斗争与发展工作的客观情势,泉属各地的党有没有趁到这个机会来进行我们拥护红军工作,发动斗争以与漳州的斗争配合呢?没有的。因为各地的党的一般现象,党本身都犯了许多不正确的倾向,党陷在取消主义右倾机会主义的上面,立三主义的残余依然严重的存在党内。因为党本身的缺陷,斗争后不得很好的扩大,党的组织削弱得可怜,对响应红军的工作没有切实的布置,只凭了小资产阶级的冲动去蛮干(如惠安县委得到红军入安海的消息,空洞的决定攻海)。政治的紧张局势,加重我的巡视的任务。市委给我巡视的任务:(一)推进市委的决议案,推动各地要求这一决议案的执行;(二)布置泉属的斗争,给漳州红军以帮助;(三)改造各地的党;(四)提拔新的工农干部,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五)比较长期的巡视,帮助地方党部工作,加强各地党的领导。在巡视工作结束之后,检查我的巡视工作有没有执行我的巡视任务呢?其中固有许多成绩,然而缺点方面也是很多的。

    安溪、永春党的改造及安溪游击队及反土匪富农斗争的情形以及游击队的改造和游击战争的布置:

    I.打进苏区边境的工作和游击区域与创造新的政权的准备。

    A.安溪、永春党的改造。安溪、永春的党是有盲动主义的历史根源,完全是受了土匪流氓的意识包围。自去年“三一五”省委大破坏,厦门的工作塌台,省委调动我的工作之后(我以前是永春负责),后来几个负责同志犯了严重的错误,工作因之一时停顿。经过市委派南金同志去恢复,因为南金同志的工作方法不好,凭自己的英雄领导,用拉夫式的拉进许多流氓、土匪、富农分子,参加党和游击队,所有的同志没有给他编支部,连特支的组织,有办法而不去组织,一切工作只有凭他去干。因此在工作上的发展是很缓的。

    我在安、永开始巡视时,发觉党这时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党内的土匪富农分子,在内面破坏党的工作。同时令我们值得注意的是安溪的社会破产不堪,农村成分多数是贫农,假如我们把土匪富农分子淘[汰]之后,尽量向贫农开门,以后安溪的党无产阶级的成[份]基础不是很巩固吗?那天在党团的干部会议上决定,在进行拥护红军庆祝红军胜利运动中来发展组织,尽量引进积极的贫农入党,对所有的土匪完全淘汰,建立几个中心乡村的支部,建立安溪县委的组织。永春组织特支。对这一计划的进行得到很大的效果。

    至庆祝红军胜利运动中开了一区的庆祝代表大会(我当然是参加的),会场的精神与秩序我从来参加的农民会议是没有这样好的,芸溪区参加者二十多人,代表二十余乡的乡农会,游击队队员全体武装参加帮助警备,农民们每人都起来演讲发言 (大都是希望红军来解放他们)。通过了致贺红军及漳州革命委员会的贺电之外,(我起草)及几条提案:1.庆祝运动中乡会要发展会员一半,找到新乡村的联系一人,要贫农。2.大会开后进行武装的工作,各乡会要组织赤卫队一队,并动员参加游击队一人以上。3.开始进行抗捐及铲除土豪工作。4.大会开后明天动员进行骚扰工作并全体出发宣传。5.进行慰劳红军募捐运动。代表会开后各乡会相继召集会员大会,庆祝红军胜利,和讨论庆祝运动工作。在这工作检查当中各乡赤卫队纷纷成立,有几个乡选送贫农来当游击队,打进了许多新的乡村工作,由芸溪至溪口芋头鼓内各乡市的车桥及电柱给我们毁坏,标语(大张)传单、《群众报》、壁报许多贴在街道两旁,影响甚大。我们这次[行]动之后,翌日反动的军队一小队(十余人)不敢站,马上就跑入城去,有的地方再增防。在这次动员之前,我们游击队又在鼓(彭)墟包围了税局,打死了几个反动的收捐员,因此声势更加扩大起来。我回来经过淡山,听一反动派向人说“安溪有枪的土共几百人打城”,这是表示统治的恐慌与我们的声势。经过这次推动之后,党与群众的组织有很大的发展,然而那些土匪分子在游击队和党里面的阴谋更加暴露了。我审查各乡支部和农会的成分,除开新发展的多数是贫农的以外,旧的各乡则多数是流氓富农,于是这些非阶级的分子完全淘汰,[重建]旧的工作区域的贫农基础,只有这样,党才能得到保障,同时县委也在这次党的整理与改造当中建立起来。

    B.安溪的游击[队],宁可说是变相的土匪。队员十一人,四人是土匪和流氓,而有破坏游击队的,二人有土匪意识而受土匪的煽动,一人是有土匪意识的贫农分子,其余就是党和团的干部。里面这几个土匪把游击队所有的驳壳枪把持在他们手里,我们好的队员,通是坏枪,他们已和土匪同志(名为中和,很坏)?勾结林××准备来缴我们的枪(有证据),和火[合伙]进行土匪的工作(也有证据),打击党和负责同志的威信(要骂团省巡视员,煽动队员不满负责同志),在将有钱大家分,反对接济各地革命,煽动队员挟枪跑。从这些事实中,土匪分子的反动阴谋,是十分确实了。然而游击队所有的负责同志完全是犯了机会主义的错误,不敢向土匪斗争,没有提出正确的策略进行和土匪斗争,时时刻[刻]都向土匪让步妥协,进行的事情须土匪批准(事实是批准),然后才能做,游击队成为土匪领导的游击队,而不是共产党的游击队。党的会议为怕土匪嫌疑我们,不敢开了,负责同志讲普通话的自由也被剥夺了,党完全受土匪分子所胁制,可耻的机会主义险把游击队断丧在土匪手里。我们[到]安溪游击队的一天,马上就发现他们的阴谋,同志们的报告,更令我着急,游击队已受土匪势力所包围之中,我严厉的主张搬开队伍(游击[队]住的地方,就是土匪同志的家里,这个同志就是阴谋的主动)地方避开之。我们立即秘密计划,有团巡视员及安溪党团游击队负责人参加,并和我与包野同志参加。会议的决定,认为在庆祝运动中进行与土匪斗争,肃清土匪意识,改造游击队,是第一重要的工作。过去对土匪的机会主义,犯了最严重的错误。对土匪斗争的步骤和策略:(1)第一把他们所把持的武装设法缴来,用我个人的名义,要提出调动他们过去当红军,他们如同意马上拿回枪。(2)队伍缴他们的枪之后,马上搬开避免受打击。(3)他们所有的武装收缴回来之后,马上公开宣布开除他们,公布各乡农会,发展对土匪富农的斗争。(4)公布游击队的纪律与开始军事政治训练。(5)游击队的工作马上转变,由脱离群众的行动,转变为与群众斗争紧密的连系起来。对这一计划执行之后又没完全的实现,土匪所把握的枪枝给我们缴来了(一枝给他逃跑去),我们的队伍马上乘夜搬开,现已找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开始对队员的教育,每天有军事政治的训练和列宁小组的组织。以前的队员,土匪分子淘汰之后,干部份子皆调动去建立农乡的工作,老队员存下,很新的队员,在××工作,其余多是所动员来的贫农分子。现在有枪十五枝,长枪五枝,短枪五枝,驳壳枪五枝。我们编为三小队,分为长枪队,短枪队,驳壳队,现在可能组织一补充队给他们训练,然后待缴到枪枝时给他们,马上就可以成立多一队,以后没枪的队员皆依照这个办法。

    这次的土匪的斗争胜利中,已经证明机会主义的破坏,安溪游击队从此才正式在党的手里,因为这些队员都是给土匪煽动过,可是他们都对革命坚决,这一意义和许继慎破坏红军,而不能带一红军的军士跑同一样。同时更教训我们游击队,只能在贫农的领导[下]才有胜利的保障。

    现在游击队与土匪斗争之后即开始进行游击的工作,游击队除本身进行训练工作之外,帮助农民的工作,现在计划:(1)首先把附近的反动武装收缴,以加强我们的武装的力量。(2)抓几个容易解决的土豪解决经济。(3)准备解决附近的驻军(小部队)。(4)创造由彭墟、芋头、芸溪区一带的游击区域。(5)进行武装的宣传,分谷子、打土豪的工作。我离开安溪之后,要他们加紧对工作的布置。

    Ⅲ.①打进苏区边境以及创造新政权的准备,目前我们组织很普遍的地方,是很好的游击区域,但地势上比较困难占据,对这一工作上的执行应注意向漳平、漳州方向发展我们的工作。目前已派得力干部进去长境[坑]工作,该地破产很厉害,没有驻军,地势好而接近漳平,为漳平、安溪等县的交界处。除这个区域打进我们的工作还不够,还要加紧地布置抗捐税的斗争,猛烈的扩大游击队,因为游击队就是农民斗争的有力的推动力。

    我布置安溪的工作之后,巡视十天就跑到惠安巡视。惠安的党我们所知道的:(1)党的情形,党因为惠北的斗争的失败,而组织上遇了严重的塌台,重陷于惠安暴动失败以后的状态。全县的组织找不到一个健全的支部,党的同志十分之七·五是富农流氓小资产阶级(这是在审查党团员成分会审查之后发觉)。(2)客观的情形,抗捐斗争更再紧张起来,毛冲地主广东派走狗很剧烈的活动,利用农民欢迎红军的心理假冒红军的名义来进行他们武装的组织。陈国辉听知红军要向泉属发展,他对农民更加紧的剥削进攻,天天派军队下乡收款抓人。

    整个的惠安的情势,是很容易发动抗捐斗争的机会的,只要党能执行正确的路线。可是惠安的党怎样呢?惠安的党完全是充分发展立三路线的精神。没有抓到这紧张的惠安客观情势,去布置第二次的抗捐斗争,没有看出党路线的富农身上与组织的严重状态,而去加紧改造党,建立和恢复党的组织。党团县委舍开这些问题不谈,以为农民待红军来解放他们不要斗争。几个同志因为斗争失败的关系跑开斗争的区域,而不想法派人进行工作与讨论第二次斗争的发动,以致党在惠北的组织,一天一天的丢掉。群众斗争的情绪,虽然紧张,但党依故落在群众之后,做了群众的尾巴。县委听到红军入安海的讹传的消息,没有切实的布置后方的工作,只有一时小资产阶级的发疯,决定去攻。我们充其量只有数十人武装九把,而敌人的主要的军队有陈育材部一营。同时又有各乡的民团,这是立三路线的精神十足的表现。县委本身几个负责同志的盲动精神也十分利害。对以上的错误,假使没有纠正他们,惠安的党是不配做群众的领导。

    其他关于游击队的问题,县委曾领导过一次武装的斗争,缴了敌人(收捐员)几把枪枝,杀死收捐员,开群众会,得了许多成绩。游击队从这斗争中建立起来。各乡来参加者甚多,马上发展至数十人。但没有受敌人的打击,而自己鸟飞兽散了,留存下来的是二人和其余党团负责同志,因此游击队是很容易受到打击的。

    Ⅳ.对工作的布置,认为目前先须把党的基础建立起来,党内的富农家长淘汰出去,建立涂岭、坝头、仙腰、十八乡、惠来惠城几个中心的支部。党应抓到抗捐斗争很好发动的形势积极的布置,纠正过去逃跑主义与取消斗争的倾向。同时在惠北斗争失败的教训,我们没有中心武装部队的建立,目前要充分的准备游击战争,为要实行工作的转变,把游击队的武装收藏起来,所有的负责同志分头派出各乡建立群众的工作,不会作工作的队员(只二人)调他去安溪游击队。现在他们已开始工作的转变。

    巡视泉州的报告:泉州成立特支,农村党没有工作,只有一些群众的组织而已。城市有工作的部门只有店员、苦力、人力车及一些知识分子。但所有的组织很不健全。特支负责同志的工作精神不好,不能负起领导作用。我参加了二次的会议,决定首先健全特支的组织与建立特支的经常工作。工作的计划可能建立码头、店员、知识分子三个支部。在红色五月中发展人力车支部,每个支部在红色五月中要发展同志,要建立群众团体的组织。“九一八”剧社在公开活动虽有些成绩,但现在敌人也十分注意,并打进我们里面来了,而且会员的成分非常复杂(黄色领袖也有),这是很容易给无政府党夺取过去的。我们应先期防备,同时建立里面的赤色团体的组织,与加强党的领导。

    安海官桥(晋安、南安二县境),本与泉州分开,成立特支归市委直接领导。目前应注意的是安海汽车海员的工作。目前安海只有一建筑支部和赤色工会,然多数是前年惠安暴动失败跑来的同志,失败情绪很浓厚,要注意肃清这些失败情绪,要动员群众去当红军游击队。现在已动员了四人。莲河(近南之地为南安境)有群众百多人,然没有支部,这是证明特支对党的发展十分不注意。决定发展一支部,新介绍同志五人建立一支部。这里是一个很重要的农村,现在我们有武装十余支,他们要发动游击战争,但里面参加游击队多是流氓分子,枪枝是他们自己的,加以地势平原,我们的群众基础不充分,目前要他们充分准备游击战争,加紧建立各乡的组织,开始武装的集合与训练,要注意打进黄巢山脉的农村(该山地势险要可以占据之地,为张贞以前所盘踞)。

    对泉州领导机关组织,我以为应成立县委,这个意见市委是同意的,目前只是加紧准备这一工作。这回巡视当中,我是接受对我的批评:(一)对农民斗争的布置与发动抓不紧。(二)发展组织不充分。这二点原因在我巡视的计划是以为:(一)注意安溪游击队对土匪的斗争。(二)改造安溪党与建立领导组织打进苏区边境。(三)对不正确倾向斗争。(四)扰乱后方,推动庆祝红军工作。因此对斗争的发动与布置,因为时间上的关系,在注意力是不充分的。

    许依华

    一九三二年五月二十五日

    摘自《福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9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