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李子芳
  • 2013-12-26 来源:泉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李子芳是旅居菲律宾的华侨,回国后投身革命,历任红一方面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等职。在严酷的革命斗争中,他英勇奋斗,不屈不挠,以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不愧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子、海外华侨的光荣与骄傲。

    一九一O年五月三日(农历三月二十四),李子芳出生于福建省晋江县滨海侨乡——永宁岑兜村。父李兹螺,早年出洋谋生,在菲律宾当码头工人,后与人合开小杂货商店。母施荷在家务农,还在子芳幼年时,她就被瘟疫夺去了生命。李子芳八岁入家乡的银江小学,学习成绩优秀,后因父亲海外营业破产而辍学。不久,父亲又患病辞世,家境日蹙。为谋求生活出路,一九二四年,年方十四岁的李子芳,被迫随乡亲飘洋过海,侨居于菲律宾岷里拉,在一家店铺充当学徒。后得亲友帮助,以半工半读形式入岷里拉中西学校读书。在菲期间,李子芳接触到许多进步书报,受到革命思潮的影响。一九二七年初,正当国内大革命高潮,他回国继续求学,开始了寻求革命道路,反抗黑暗旧社会的峥嵘岁月。

    一九二七年至一九三O年,李子芳先后就读于泉州的培元、晋中和黎明等中学。他专心学习革命理论和各种进步书刊,诸如《共产主义ABC》、《向导》,《新青年》以及他从南洋带回的有关唯物史观的哲学著作等等,逐步树立了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思想。时值蒋介石叛变革命,白色恐怖笼罩着全国城乡,但李子芳不畏风险,坚持斗争。他抨击时弊,组织学潮,传播进步书刊,甚至与几位同学计议刺杀驻泉州的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第二旅旅长林寿国。因此,他被学校当局认为是过激派,先后被劝退和开除出校。一九三一年,他转到泉州东郊法江小学任教。他仍利用多种形式,继续向反动统治者挑战,在学生中宣传革命道理,揭露农村土地不均、贫富悬殊的罪恶现实。因而,更加触怒了反动当局,受到当地国民党党部的监视。一学期未满,又被迫离开。此后,李子芳前往南京中央大学旁听,不久即转回家乡。他加入了反帝大同盟和革命互济会组织,在泉州、厦门一带从事地下革命斗争。   

    一九三二年四月二十日,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东路军攻克漳州城,随后分兵于漳州城乡发动群众,建立革命政权,扩大红军武装。李子芳于五月间经厦门互济会介绍,从鼓浪屿前往漳州石码参加红军,被分配在红四军政治部组织部任统计干事。从此,李子芳开始了戎马倥偬的战斗生涯。六月,东路军回师江西,他随军进入中央苏区。年底,红四军政治部改编,他调任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干事。在中央苏区,李子芳参加了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第四次和第五次反革命围剿的激烈战斗。一九三三年四月,他由彭祜、谢有熏、钟衍英等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由于王明倾冒险主义的严重危害,中央红军未能打破国民党蒋介石的第五次反革命围剿”,被迫于一九三四年十月实行战略大转移。李子芳也随大军西去,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中,他仍任红一军团组织部干事,其中一度调任军团直属队政治干事。在空前艰险恶劣的环境中,知识分子出身、在部队中被雅称为大学生的李子芳,始终以坚韧不拔的大无畏精神,战胜了前进道路上的重重难关,并且尽力关心和帮助战友克服各种困难。当时部队大量减员和补充,干部调整变动频繁,他都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卓有成效地协助军团领导做好军中各项繁重复杂的组织、政治工作。由于他对革命的耿耿忠心和在斗争中显示的突出才干,在红军胜利抵达陕北后,一九三六年,被擢升为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并当选为军团党委候补委员。

    一九三六年二月,我党组织了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在毛泽东、彭德怀等率领下,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准备开赴河北前线对日作战。李子芳随军渡河,参加了著名的东征战役。当时,蒋介石、阎锡山以重兵阻我去路,并妄图消灭我军和陕北根据地。我党鉴于国难当头,以全国抗日为根本,决定将抗日先锋军撤回黄河西岸。五月初,抗日先锋军回师陕北。接着,李子芳又随红军的西征部队出师秦陇,参与了巩固和扩大陕甘宁革命根据地,推动西北抗日统一战线的发展和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会师等一系列重大的活动。

    西征期间,我们党为争取实现西北地区国共合作抗日的局面,对国民党东北军和西北军开展了统战工作。战事稍缓,红一军团政治部抓紧时机,组织师以上干部学习政治经济学等基础理论,由军团政委聂荣臻和政治部副主任兼宣传部长邓小平亲自授课。每次考试(聂、邓出题,邓小平评卷),李子芳总是与一师师长陈赓同列第一,尤其是考世界知识,他俩都考上110分——因为成绩殊优,邓小平特给嘉奖10分。平时,李子芳还给同志们讲解天文、地理、航海等常识,颇得同志们好评。一九三七年秋,李于芳调入抗大第三期学习。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共再次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我党领导的南方八省游击队奉命组成新四军,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抽调了大批干部充实新四军的各级领导,李子芳也于一九三七年十月奉调担任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十一月底,他与四十多名党政军干部告别延安,经西安八路军办事处,于十二月初抵达武汉,在八路军驻汉口办事处见到了叶剑英、叶挺,随即投入了组建新四军的紧张工作。当时,军政治部正、副主任袁国平、邓子恢均未到职,李子芳除参与全军的组建工作外,还特别肩负起筹组政治部的一切事宜。在军部领导下,经李子芳的努力,军政治部及其所属的组织、保卫、宣传、民运、敌工等各部领导机构,不久都相继建立和完善起来。

    李子芳有一句名言:组织部是干部的家。在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任内,他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对干部对同志关心爱护,知人善任。他为人持重,处事严谨,严格要求部里的干部执行党的政策,努力做好党的工作,并且以身作则,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他身为高级干部,而且具有较高的政治水平和工作才能,但毫无架子,平易近人,作风民主正派,有事总是与大家商量,尊重下级干部的正确意见,深得大家的尊敬和拥戴。对于来访、来谈工作的同志,他都热情接待,细心倾听干部、群众的呼声。对于原则问题,他从不迁就,对于错误也绝不姑息,也从不主观主义地给人家乱扣帽子。他生活简朴,喜爱运动,晚饭后,篮球场上总少不了他。在李子芳身上,充分体现出一个党的工作者所应有的高度党性原则和实事求是、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在他的领导下,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工作有条不紊,充满生机,干部们到组织部,就好象到了家,感到亲切温暖,心情特别舒杨。在皖南期间,组织部对于加强军队中党的建设,提高部队的军政素质,都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一九四一年一月,国民党顽固派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事变发生前,军部领导决定先把老弱病残的指战员撤至江北。李子芳因阑尾炎刚刚开刀,且有严重肺病,也属军部指定的先撤人员,但他坚持与部队一起行动,同时又坚决贯彻军部决定,领导组织部迅速办理其他所有先撤人员的组织手续,使许多年老体弱的同志得以事先顺利渡江,安全撤至敌后。皖南事变爆发后,我新四军军部及直属部队九千余人,遭到国民党军队八万之众的重重包围,形势异常严重。军部领导再次决定李子芳与宣传部长朱镜我(胃病出血)先行撤出,但他俩都坚决不走。李子芳表示:我从来没离开过部队,要死,就和大家死在一块!”充分显示了共产党人临危不惧,革命到底的伟大献身精神

    在“皖南事变’的恶战中,我军全体指战员进行了殊死搏斗,伤亡十分严重。李子芳也因极度疲劳,病情加剧,时时吐血,但他始终强扶病体,从容镇定地率领政治部机关随军冲杀。当战斗到了最后关头,叶挺军长决定部队分散突围,李子芳立即组织政治部机关和从各处阵地撤退下来的部队,进行突围战斗。他坚决指示所率人员:要杀出一条血路来,夺血路而走。并且以对革命事业坚定不移的必胜信念,语重心长地勉励大家:突围出去后,不管情况如何,对革命不要灰心丧气……中国革命的胜利是不远的了。由于战斗双方力量过于悬殊,我军经七昼夜的浴血奋战,弹尽粮绝,最后仅有少数部队突出重围,大部分壮烈牺牲或被捕。李子芳也因身体十分虚弱,行动艰难,不幸落入了魔掌。

    李子芳被捕后,被皖南国民党部队监禁一个短时间,即与我军其他被捕人员六七百人,分别被押入人间的活地狱——江西上饶集中营。他们中还有叶挺军长,三支队司令员张正坤,新二支队司令员冯达飞,军政治部秘书处长黄诚,敌工部部长林植夫等我军高级干部多人。

    从被捕的第一天起,李子芳就置生死于度外,下决心为国捐躯,斗争到底。还在被押解途中,他就抓紧对同难战友进行革命气节教育。他沉痛而坚毅地号召同志们不要悲观失望、丧失革命斗志。他说:我们是无产阶级革命者,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原则,站稳无产阶级立场和抗战到底的立场。并且深沉地勉励大家:事情并未了结,我们还活着,要坚持气节,坚持斗争。对被捕的女同志,李子芳更是关切地谆嘱她们说:国民党顽固派对你们更会使用各种卑鄙手段,拉拢、软化、威逼等等,你们之间要亲密地团结,不要被分化。同志们要坚持斗争,坚持团结,革命一定会胜利的。他还严肃地暗示政治部被捕的同志:不要忘记我们应该做的工作,这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

    在上饶集中营,李子芳起初与一批战友被囚禁在国民党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李村的一个牢房里。这个牢房与叶挺军长的单独囚室紧邻,两室中同特务抗争、斥骂之声互可闻见。李子芳与难友们经常利用机会与叶挺传递纸条,向军长报告牢中情况,表示同国民党顽固派斗争到底,直至胜利或牺.牲的坚强决心。叶挺当时尚未恢复党的组织关系,同志们的英勇斗争使他深为感动,也给他带来了党的关怀和力量。他殷切地勉励大家:“团结一致,斗争到底!”并且尽力设法从生活上、物质上关心、爱护李子芳等同志。

    在李村约近半年。为了隔离我军负责干部和其他被囚同志的联系,一九四一年七月,李子芳又被转押至石底监狱。这里仅有一幢房屋孤悬于三座小山之中。同时被转押入这座监狱的还有黄诚、军部军医处副处长王聿先、五团团长徐锦树、团部人事科长廖振文、敌工科长陈子谷以及指导员胡崇德、王传馥等我军重要干部十来人。

    他到石底不久,便很快地建立了秘密党支部,并被推选为支部书记,黄诚、徐锦树为支部委员。根据当时形势和变换了的斗争环境,他要求大家对于严酷的斗争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强调只能在斗争中求生存。他和黄诚、徐锦树一起帮助同志们正确认识和总结皖南事变的惨痛教训,并且用长征的事迹,教育大家学习当年红军那种英勇顽强的革命精神,和红军一样,进行百折不挠的斗争。关于斗争的前途,他提出要力争越狱,设法逃出去,使得我们能够为党为革命做更多的工作,同时也要作好不能越狱的最坏打算——斗争到底,准备牺牲。李子芳估计到国民党顽固派不会放过他,而自己身体又不行,越狱跑不动,便慨然而安详地对大家说:我从被捕开始就作了牺牲的准备的只可惜我为革命做的工作太少了!”李子芳的肺腑之言和他那坚定彻底的革命精神,深深地感动着大家。

    为迫使我军负责干部屈服、自首,国民党顽固派费尽心机,使尽解数。然而,在李子芳和秘密党支部的领导下,革命囚徒们顶天立地,英勇刚强。他们经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痛斥了集中营特务头子张超等反动家伙的无耻谰言,无情地揭露国民党顽固派背信弃义,破坏抗战,诬害新四军的罪恶行径,一次又一次地挫败了特务们诱降、逼降的阴谋诡计,取得了狱中斗争的重大胜利。

    这年深秋的一天傍晚,风雨大作。徐锦树、廖振文、胡崇德三位同志经李子芳和党支部批准,先行越狱。他们顺利地越出事先挖好的墙洞,迅速向预定地点奔跑。但不幸因天黑迷路,最终没能逃出虎口。徐锦树在与追兵搏斗中牺牲,廖、胡二人也相继被重新投入囚牢。事后,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张超带着一帮爪牙来到监牢,杀气腾腾地威逼李子芳和黄诚承认是越狱事件指使者,并要交代所谓的阴谋计划。李子芳愤然挺身而出,义正词严地痛斥张超:徐锦树他们的越狱完全是正义的行动,也是狱中每个共产党员和革命者的意志今天你们既不敢公开审判我们,监禁就是非法的,因而我们也有越狱斗争的自由和权利。我们在这里受尽你们的折磨和迫害,老实告诉你,我要不是身体衰弱,也会越狱的。如果这样,那又是谁来指使的呢?”“你们别得意太早了!”他正告特务们,想威胁我们,办不到真理和正义,是不可战胜的!”在正气凛然的革命者面前,张超无言以对,气恼地溜出了牢房。

    越狱事件发生后,特务们加强了镇压措施,刑讯逼供接睡而来,许多同志被打得皮开肉绽。李子芳和黄诚被钉上脚镣,一举一动受到严厉限制。王传馥、王聿先、陈子谷等被从石底转移到其他监牢。当战友们分别之际,李子芳坚定地指出:特务们的怀柔政策、软化手段已经破产,凶残的镇压将更加残酷,斗争将会愈来愈艰苦。但是,不管情况如何恶劣,我们都必须坚持革命气节,决不妥协屈服。他指示战友们到新囚牢后,要多想些斗争办法只有斗争才是出路。同志们没有辜负党组织的教育和期望,他们转到新囚牢后,更加英勇坚强地投入战斗,大大地推动了其他监狱的斗争。不久,王传馥、陈子谷与其他战友一起组织领导了震慑敌胆的茅家岭暴动,王聿先也随后参加了著名的赤石暴动。两次暴动的胜利,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在监狱斗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战友们相继离去了,石底监狱只剩下李子芳和黄诚、廖振文、胡崇德四人。在特务的淫威面前,李子芳始终泰然自若,坚贞不屈。一九四二年春夏之交,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浙赣线,进逼上饶。一向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国民党顽固派不战而溃,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准备后撤,集中营也决定向福建迁移。刽子手们在勿忙逃跑前,竟然丧心病狂地杀害我军一批负责千部和革命同志。五月上旬,李子芳和三位战友被特务们秘密地毒杀千狱中,时年三十二岁。

    (郑山玉)

    出处:《福建革命烈士传(一)》福建省革命烈士传编纂办公室编 福建人民出版社 1986年07月第1版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