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沈尔七
  • 2013-12-26 来源:泉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沈尔七原名沈庆炬,福建省晋江县清蒙村人,一九一四年生。父沈日乞,早年到菲律宾谋生。母杨足娘,在家务农。沈尔七为长子,下有一弟一妹,母子四人过着清苦的日子。一九三O年父亲来信催他到马尼拉去谋生,十六岁的沈尔七就这样远离家门。

    沈尔七抵菲后,先在三巴乐一家布店里当店员,以后到马尼拉替两家小商店记账。他白天处理账务,晚上参加菲律宾华侨总工会属下的青工俱乐部活动,从中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后来,他被推举为青工俱乐部的执委之一,开始走上革命道路。

    沈尔七在华侨工人运动中表现积极,善于开展宣传工作,在群众中有一定威信。一九三四年,他被选为华侨总工会的组织部长,负责建立基层组织,领导工人罢工等。一九三五年的家器工人大罢工,是菲律宾华侨工人运动中规模空前的一次罢工。他是这次罢工的领导人之一。这次罢工失败后,他被菲宪警列为重点监视对象,为了安全起见,组织上决定让他转入隐蔽活动,暂时离开马尼拉市区。在此期间,随着抗日救亡运动的进一步开展为了更广泛地团结华侨中的店员、教员、学生、商人和文化界人士,青工俱乐部遂扩大组织,改名为工商学业余俱乐部,他被选为该俱乐部的执委之一。

     一九三六年初,中华民族武装自卫会(由宋庆龄等人在上海发起组织的,简称民武会)决定在菲律宾建立分会,由高剑峰、郑显玉、郑炎宪、沈尔七等人负责筹备。于是,沈尔七重返马尼拉市区参与筹建分会工作。民武会菲分会成立时,参加的各界华侨达数百人,他被选为民武会菲分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几年来在从事工人运动和抗日救亡运动中,沈尔七受到了斗争的锻炼,抗日救国的思想日趋成熟。七七事变后,广大侨胞更加关心祖国的命运与前途。一九三七年九月,民武会菲分会发起组织菲律宾华侨归国抗日义勇队。许多华侨青年报名要求参加,他决心亲自带队回国参战。十一月初,民武会菲分会在报名青年中挑选了戴血民、许振文、郑显玉、余志坚等二十八人,组成归国抗日义勇队,集中到马尼拉进行短期学习后,由沈尔七、戴血民带领,于一九三八年一月中旬离开马尼拉,一月廿二日到达厦门。这是沈尔七第一次回国参战。

    归国抗日义勇队受到厦门各界人士的欢迎,但厦门国民党当局却阻挠义勇队到前线去。义勇队遂改名为回乡工作团,于同月廿六日印发《告祖国各界同胞书》,表明了坚决抗日杀敌的立场,要求各界同胞给予指导和赞助。随后,义勇队以口往泉属的晋、南、惠宣传”为理由,离开了厦门,取道漳州转到龙岩白土,受到热烈欢迎,并被编入新四军二支队,易名为菲律宾华侨回国随军服务团,成为新四军中的第一支华侨抗日队伍。沈尔七被二支队政治部任命为随军团团长。

    随军团团员们在龙岩休整一段时间后,于三月一日随二支队北上抗日,沿途做宣传工作。在行军路上,沈尔七关心同志,带动团员们遵守群众纪律,他说:“既然成为抗日军队就要有严格的要求,才能打胜仗。从白土到赣州,徒步行军几百里,随军团无一人掉队。总结时他被评为模范军人

    随军团到达皖南后,全体团员被调到军教导队集训了半年在集训期间,为了更好地掌握军事知识,沈尔七经常请教导员俞炳辉给他讲课,下小操”。在他的带动下,团员们认真学政治、学军事,进步都很快。集训结业前他即被分配到军政治部做民运工作。

    沈尔七初到新四军军部时就写信给母亲,说明他回国参战道理。当母亲来信催他回家时,他在同年五月十七日又给母亲回了一封信说:“儿为了革命——抗日救国,多年未寄分文到家,致母亲生活更苦,心殊不安。惟今如不抗日救国,民众将永无翻身之日。故儿愿牺牲一切,奋斗到底……”这封充满革命激情的家信,表达亍他为抗日救国而奋斗到底的革命决心。

    一九三九年春,新四军首长为了更好地向旅菲华侨传播祖国抗战的真实情况,以加深侨胞对抗日部队的了解,以便继续动尽爱国华侨青年回国参战。为此,叶挺军长还提出可以组织一个华侨营或华侨团的主张。于是沈尔七接受了这个任务,和许振文返回菲律宾。

    沈尔七回到马尼拉,受到菲律宾华侨务劳工团体联合会(简称甜劳联会抄)等爱国侨团的欢迎。他利用各种机会,向各界侨胞介绍祖国抗战形势,阐述只有团结抗日,持久作战,才能夺取最后胜利的道理发动侨胞捐献财物,支援前方将土号召爱国青年回国参战,打击日本侵略者。他的宣传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与此同时,“劳联会”一面公开劝募慰劳前方将土的财物一面发起组织“菲律宾华侨各劳工团体联合会回国慰劳团”,发动爱国华侨青年报名参加回国劳军活动。在各界侨胞的赞助下,劳联会筹购了一批军需晶和一套铜管乐器,为回国劳军做好物质准备。劳联会又从报名青年中挑选了王西雄,王爱奎(即王汉杰)、张匡时、郭汐江(即郭健)、曾心平、蔡紫茵(女)、郭席排等二十四人,组成慰劳团,并组织了铜管乐队,由洪光学校音乐教员周东君任乐队教练,集中进行紧张的演奏训练,为回国劳军作好准备。

    菲律宾劳联会回国慰劳团由王西雄任团长,沈尔七任政治顾问,于一九三九年七月从马尼拉起程,经香港、越南海防和河内,从友谊关入广西,在桂林八路军办事处休整了二十多天后,乘八路军运输车经衡阳转上饶。当时叶挺军长正在上饶,立即接见慰劳团全体成员,并派专车将他们送到皖南新四军军部。慰问活动结束后,沈尔七仍到军政治部工作。这是他第二次从菲律宾回国参战。

    一九三九年十月间,沈尔七调到新四军教导总队第九队参加学习;他积极勤奋,刻苦钻研,不怕劳累,曾受到九队党支部的表扬。一九四O年四月,因前线急需大量干部,他和九队大部分学员被分配到江南前线。在从皖南到苏南的行军路上,他不畏艰险,帮助同志,表现很好,曾受到陈毅、粟裕二位首长的赞扬。

    在苏南前线,沈尔七参加了五月间在句容县西塔山的战斗,八月间又参加了镇宝公路的战斗。他跟着伏击队做宣传工作,随部队勇敢冲杀,为人民立了战功。他在江南指挥部政治部任副科长,后来又调到江南四县总会政治部工作。一九四O年底,遵照江南指挥部的指示,他经上海、香港再次返回马尼拉,继续动员旅菲华侨以人力、物力和财力支援新四军抗战杀敌。

    沈尔七再次返菲期间曾一度代理劳联会秘书长。当时,劳联会的工倡除宣传抗战,发动侨众支援祖国抗战之外,还根据抗日民族统曰战线的原则,对中国国民党驻菲总支部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支持他们有利团结抗日的活动揭露和批判他们破坏团结抗日的错误。他以两次回国抗日的亲身经历,作了大量的宣传工作,以提高广大侨胞对国民党顽固派的认识。  

    一九四一年十一月问,沈尔七弟三次离开马尼拉,准备回国抗日。当他在香港逗留期间,正值日本帝国主义悍然挑起了太平洋战争,香港处于沦陷前夕。他同其他在香港工作的革命同志,以及一些知名民主人士,如何香凝、柳亚子、茅盾、邹韬奋等,在我地下工作人员的掩护下,先后撤入广东省东江地区。沈尔七到东江地区后,被安排在东江游击总队(即第五大队)任连政治指导员。在一次对敌作战中,他负了伤,加上他原患有肺病,组织上乃送他到阳台山区我后方医院住院治疗,并兼任医院政治指导员。自一九四二年二月起,东江地区展开了反对国民党顽军的斗争。同年五月间,顽军袭击我阳台山区伤兵医院,沈尔七在掩护伤员撤退时不幸中弹牺牲。

    沈尔七同志于三十年代中期在马尼拉从事抗日救亡运动时就参加了共产党组织。他二十八岁为国捐躯,实践了他为抗日救国的光明事业而“牺牲一切,奋斗到底”的誓言。他的英名将载入华侨工人运动的史册,载入祖国革命烈土的芳名录。

    (沈玉水)

    出处:《福建革命烈士传(一)》福建省革命烈士传编纂办公室编 福建人民出版社 1986年07月第1版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