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叶飞的人民情怀
  • 2013-12-26 来源:泉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刘西水
  •    

      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叶飞“在七十余年的革命生涯,长期担任国家、军队和地方的重要领导职务,是我军著名的高级将领,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都有突出的建树。”成就这多方面建树的底气、勇气和灵气不是别的,正是来自他终身不变的人民情怀。

      (一)坚信人民力量

      1932年下半年叶飞奉命以中共福州市委特派员名义到闽东巡视工作后,历任中共闽东特委书记、闽东军政委员会主席、闽东独立师政委等要职,坚持游击战争长达五年。在那艰苦岁月里,国民党反动派除了政治上加紧对群众的统治外,还实行经济封锁政策,妄图隔断叶飞和闽东党与人民的联系,想把他们困死在山上。但叶飞始终坚信人民的力量是无敌的。他说:“我们依靠的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群众把粮食藏在竹筒中、灰粪里,把日用品装在双层底的煤油箱内,瞒过敌人岗哨的检查,送上山来。有的群众上山砍柴时,宁愿自己挨饿,把午饭留给游击队员吃。”叶飞认为20多万畲族人民的力量是很大的,他说:“我们在山上依靠畲族掩护才能坚持。白云山支脉的竹洲山和屏峰山,闽东独立师后方医院和修枪厂就设在这里。1936年10月至1937年2月,国民党军伙同当地民团曾三次焚劫了这里六个畲村。敌人抓住雷银俤等八位老人和妇女,逼问红军医院和修枪厂在哪里,结果只得到‘不知道’三个字。烧了他们的四幢房屋,用马刀砍头威胁,捞到的仍是‘不知道’三个字”。

    抗战伊始,新四军第6团团长叶飞率部东进打击日寇屡战屡胜,靠的也是不愿做亡国奴的人民。他在回忆建立阳澄湖抗日根据地的过程时这样写道:“各乡各县都很快建立起自卫队、农救会、青救会和妇救会。这些组织都是抗日的骨干。他们配合部队反击日军的‘扫荡’,打击和袭扰敌人,传递情报,救护伤病员,筹集粮食,赶做军鞋,十分活跃”,“有了根据地,我们就如鱼得水,进退自如。”正是这种军民鱼水情深所蕴藏的伟大力量,支撑6团相继用夜袭、奔袭、奇袭和伏击取得了全歼浒墅关日军、迫使铁路停止通车三天,烧毁虹桥机场四架日军飞机的一连串胜利!到了1949年4月渡江战役,叶飞已是三野第10兵团司令员,负责率部在东路突破江阴段敌人的江防。他指挥作战的底气、勇气和灵气依然来自人民:“我们的渡船工具和曹操时代比进步不大,但军队和人民却不可同日而语了。”他不但在第一梯队军而且一直跑到第一梯队师的位置指挥作战,对支前的几百条民船的船工奋勇划船的大无畏精神印象尤为深刻:“我先头团第2连在江心敌人密集的火网中,船工张玉香的后背中弹负伤,其父亲张校华对他说:‘儿啊,你忍着,同志们生命全在这条船上,越等越糟。’玉香拼命划船,奔到了全连的前面。第4连第1班的船上,老船工胡文安和他的儿子也互相鼓励:‘越靠岸越要划得快一些,送大军过江就是这一刻了!’当离岸四五百米时,敌人的重机枪和六o炮开火了……而胡文安的儿子却一直勇立船头,更用劲地挥舞着木浆,船像箭一样地从敌人重机枪火力的封锁下前进……”由此叶飞得出一个形象生动而又深含哲理的结论:“我军是人民用双手托着渡过长江的!”如同坚信“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一样,在反对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叶飞对人民力量的坚信丝毫不减当年。1976年清明节前后,人民对“文化大革命”的强烈不满,通过悼念周恩来、反对“四人帮”、支持邓小平的天安门事件充分爆发出来了。4月6日,为悼念周恩来,交通部一个在京郊的单位,组织几十个人抬了一个特大花圈到八宝山殡葬处。“四人帮”知道后斥责交通部,硬要该部“立即查明,严厉处理”,叶飞根本不予理睬。“四人帮”竟瞎吹“天安门事件的黑后台找到了”,扬言要把叶飞“揪出来示众”。叶飞却泰然自若地说:“天安门事件是群众痛恨‘四人帮’的壮举,百万人参与,还要我这个后台干什么?”在那些日子里,担心人民受到“四人帮”镇压的叶飞,不断派人去观察,得知大多数群众在斗争中表现得有理有利时,他极其欣慰地说了一句:“人民万岁!”时隔半年,祸国殃民的“四人帮”终于被执行人民意志的党中央一举粉碎!

      (二)倾听人民呼声

      叶飞既是福建海防的坚定指挥员,又是史无前例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艰辛探索者。每当探索遇到问题和曲折时,他总是不忘问计于民,认真倾听人民呼声,从中吸取坚持探索的底气、勇气和灵气。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之交是国民经济遇到严重困难的严峻岁月,主政福建的叶飞忧国忧民之心格外迫切,倾听群众呼声之举尤为感人。1959年11月的一天,叶飞到有300户左右的宁德县霍童乡六都村进行走门串户的调研,在村民家听到一位老农和围拢在身边的群众直言不讳的许多真心话:“1958年大跃进粮食丰收,到快收成时,政府说什么移苗并丘,粮食损失不少。现在政府又提出什么‘放开肚皮吃饱饭,鼓足干劲搞生产’。肚子是吃饱了,但大锅饭,浪费的很多。今年粮食减产了,可政府派的征购任务比往年反而多起来了。所以我们分的粮食和地瓜很少”,“渡过难关办法多得很,我们村里冬闲田多得很,政府调拨些大小麦种子和马铃薯种子,让大家冬种一季,谁种谁收,困难就过去了”,等等。耐心听完普通群众这些逆耳忠言后,叶飞当即表态:“扩大冬种面积是个解决人民渡过困难的好办法”,并宣布:“你们做好冬种准备,政府给调种子。”群众立即拍手称快。1960年10月25日,叶飞在南平主持召开中共福建省委常委扩大会议,讨论贯彻农村政策,彻底纠正“一平二调”的“共产风”问题,提出口粮实行低标准、“瓜菜代”。11月27日,叶飞主持召开省委三级干部会议,根据中央指示精神,检查大跃进以来的工作,揭露批判“五风”。1961年秋,由于灾情严重,全省粮食紧张,群众生活面临更大困难。叶飞先是在南平会议上作出决定:“鼓励社员抗灾保产,生产自救,自留地和冬种作物一律不计征购”。会后他又二赴宁德霍童六都了解老区群众生活情况。老区群众都不称呼他“叶书记”,也不称呼他“叶老总”,而是亲昵地叫他“小叶”。他到一户老农家里揭开锅盖一看,问道:“怎么没有一点米呢?”老农直言:“高征购呗!”“小叶”既心情难过又从群众的话语中得到了大“收获”。后来他又深入莆田农村调查受灾情况,觉得当地农民利用秋后冬闲地向生产队“借地种粮”的办法很好,立即提出“一人一分自留地,冬季自由种一季”的设想,打电话请在家的常委讨论,如果同意,即迅速通知各地执行。于是,省委作出扩大社员自留地的决定:当年冬种,每户社员可向生产队借地一亩,有条件的可以超过一亩,谁种谁收,归谁所有。全省广大干部群众十分拥护,马上行动起来,大种小麦和瓜菜,并取得好收成。不仅缓解了福建粮食紧张的状况,而且还应国务院要求,调拨一亿斤小麦紧急支援兄弟省。

      (三)不负人民期盼

      近代以来,中国人民的最大期盼是什么?当然是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国家富强和民生幸福。正是这种期盼,给了叶飞廉洁奉公不懈追梦的底气、勇气和灵气。

      叶飞之所以能够至今仍让人爱戴,就是因为他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社会主义时期,无论是治军、从政,还是进行外事活动,都能做到人民期盼的严于律己,不搞腐败。

      在一次省委常委会讨论加强党的思想建设时,叶飞严肃地说:“战争年代,我们经受了生死的考验,革命胜利了,环境变了,灯红酒绿,要经得起权、钱、色的考验。同志们要珍惜自己的历史,不要把光辉的一生毁于一旦,一定要用‘党票’管住自己,世界观的改造是长期的,千万不可放松改造。”叶飞就是坚持“用‘党票’管住自己”的楷模。

      1940年末结婚后,叶飞有了战争年代的新“家”。王于畊怀孕,他从不让她骑马,也不叫自己的警卫员照料她,而是让她跟战友们一样行军走路。他说:“部队要打仗,战士们更苦,我怎能只管老婆呢。”王于畊说这就是丈夫爱她的方式,她爱的“就是这样的丈夫”。 

      20世纪50年代初,他的大妹妹爱玛给他写信,说家里生活困难,碾米厂面临倒闭,希望能给以资助,帮家里渡过难关。那时的叶飞已是“封疆大吏”,“党票”虽“位高权重”,却“囊中空空,无金无银”,即使想倾家荡产资助也没什么可倾可荡。但作为家中的大哥,他又不能不管,考虑再三,还是给大妹妹回了信,表示如果弟妹们愿意回国,他可以供他们上学,帮助他们就业。此信一去,爱玛再也没有回信。

      1967年1月16日,造反派竟强行将叶飞拉上卡车,戴上高帽,在福州城里游街示众。夫人王于畊也被戴着高帽陪斗。这对心相通、骨同硬的蒙难夫妻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用力挺直身子,昂首横眉,眼中透出的是蔑视邪恶的勇气,这分明是他们在用“党票”告诉“不懂事的娃娃们”和受蒙蔽的群众:真正的共产党人永远不会向邪恶低头!

      叶飞公而忘私忘家堪称楷模。他从回国那天起就为不懈追梦放弃了与双亲团聚的各种机会,整整70年从未踏上他的出生地——菲律宾奎松省地亚望镇,从未再次亲见生身父母的容颜。父母为他的安危不知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这并不是叶飞无孝悌之心,他心中装的是更多人的父母,是先人之父母后己之父母。70年后访菲,叶飞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的英雄,地亚望的儿子”。在父母墓前,他默哀良久。此时此刻,未曾在家里在床边直接孝奉父母养育之恩于万一的叶飞,却参与实现了千万华侨富国强兵的夙愿。他是父母的最好儿子,也是他父母对中华民族的最大贡献。这时他的“党票”写的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扬眉吐气”!占石村是叶飞的中国老家,1949年9月初他挥师进抵泉州,也无法来个“少小离家老大回”。直到1964年农村社教开始时,才回老家住了两天,也没搞什么“光宗耀祖”之类的事,而是和乡亲一起喝了两天番薯粥。1990年6月,他又坐着汽车回了一趟故乡,汽车一驰上狭窄山径就颠簸起来,陪同的村支书说,这里出了个交通部长,“公路也不交通。”随行的他弟弟叶启东说:“这才是好事咧,如果部长首先‘交通’自己的家乡,那就坏了!”到家后,陪同的本地干部挤满一堂,纷纷提出要整修他的老宅。叶飞说:“这屋还能用,就给村里公用;我对家乡毫无建树,就作这一点小贡献吧!”两次回乡时他的“党票”宣示的都是共产党人的“两个务必”和“不搞特殊”!占石人民深知叶飞作的都是大贡献,对他治军时想的是部队“大军营”、治闽时想的是全省“大家庭”、治部时想的是全国“大交通”、治国时想的是强国富民“大事业”的敬佩,当然也更真挚!

      对家庭和家乡,叶飞就是这样无私却有情;对自己则是无私又无情。在枪林弹雨中,他是骑马打天下的英雄,在糖衣炮弹前,他是“骑车”治天下的好汉,到基层搞调查,一贯坚持轻车简从,那部“嘎斯69”上总带着一张行军床,每次下到社队决定要住下来,他就睡那张床。在地市委机关食堂用餐,招待叶飞“四菜一汤”,他不说话。如果县乡机关食堂这样做,他就批评:“你们看看老百姓生活多困难,我们怎么还‘四菜一汤’?!”1992年秋,应邀赴京访问的老乡港商吕先生想捐赠一部奔驰600小车给他,但又素知叶飞秉性刚直,觉得不宜当面提出,私下写了个便函请他的秘书转达。坚持“用‘党票’管住自己”的叶飞一看便函立即谢绝说:“国家给我什么车就坐什么车。”吕先生获悉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说“还是老样子!”叶飞的共产党员“老样子”就这样被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传颂开来了。1994年初,一位杂志社记者请叶飞去深圳参加某公司奠基典礼,说用于剪彩的金剪刀价值5万元,剪了彩即送给首长。叶飞说:“50万元我也不去!”这是把“党票”看得比奔驰车、金剪刀更值钱、更闪亮的最好写照!

      斯人已去,但人民反对腐败的期盼还在继续,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反腐倡廉的亮剑也在继续。我们今天可以告慰叶飞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是,坚信“邪不压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必将战胜一切腐恶!

      人民有多少期盼,我们党就一定会创造出多少不负人民期盼的光辉业绩!就一定会涌现出多少像叶飞这样的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和亲民清官!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